劉一偉
  我是基層檢察院的一名司法警察,經常參與自偵部門辦案,主要負責對犯罪嫌疑人的看管。在履行法警職責的過程中,我經常與犯罪嫌疑人面對面地接觸,在我接觸的犯罪嫌疑人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馬家青了。
  馬家青現年59歲,是我市一家大型國有企業的總經理,他在即將告別權力之際,瘋狂斂財,先後48次收受賄賂人民幣64萬餘元。
  我們縣檢察院受上級院指定管轄,對馬家青涉嫌受賄一案進行立案偵查,馬家青的犯罪事實很快被查清,他的犯罪情節也比較典型,最終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,與他接觸的許多細節,讓我記憶猶新。
  那是炎炎夏日的一天,我負責犯罪嫌疑人馬家青的看管工作,看見馬家青心理負擔很重的樣子,我便與他嘮了一些家常以緩解他的心理壓力。
  聊到孩子,他挺自豪,他說兒子在法國讀研後進了法國一家大公司工作,計劃明年結婚,他擔心自己的問題會影響兒子的婚事。談到妻子,他有些哽咽,妻子十分賢惠,兩人感情很好,他不斷地說對不起妻子。說到父母,他的眼淚直接流了出來,父母年事已高,正是需要自己照顧的時候。閑聊的過程中,再也找尋不到一個大型國有公司經理、一個連續3年市人大代表的風采。
  執行拘留時,馬家青一見到手銬,立即把雙手藏到身後,小聲地看著我說:“我保證不跑,不戴行嗎?”當得知這是不允許的,才不得不把手慢慢地伸了過來。我給許多犯罪嫌疑人戴過手銬,頭一次見到這麼怯懦的手,伸得那麼猶豫,伸得那麼可憐,好像我一旦發慈悲,這雙手立即就會縮回去似的,但是我肯定在他收受賄賂時,這雙手絕不是這樣的。
  戴上手銬後,馬家青左右手指交叉握著,雙臂自然放下,讓袖子把手銬遮住。我想有法警一左一右押著,只要你兩手腕靠在一起,無論你怎麼掩飾,任何人都會明白你手上戴著什麼。
  馬家青被拘留的第二天,他的侄子來檢察院為其叔叔退繳受賄款時,不理解地說:“我叔叔平時可節儉了,一件衣服要穿好幾年,他不缺錢,我真不明白他收這些錢乾啥用?”說完,他把裝錢的包往桌子上一倒,“嘩啦”一聲,一萬元一捆的紅色百元大鈔倒了一桌子,這些贓款仿佛變成了一塊塊為馬家青鋪往監獄路的方磚。
  被逮捕兩個月之後,我與看守所的民警一同押送馬家青去市醫院做檢查,因為馬家青患有嚴重的高血壓,要根據檢查結果決定是否對他繼續羈押。
  在路上,馬家青懊惱地對我說:“我一生廉潔,只是快退二線時,想撈點錢養老,我收的這些錢,一分沒用到,都存銀行了,假如有來生,我絕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,現在想起來,我落得如此下場,真是糊塗啊!”
  在醫院做完檢查,馬家青被押回看守所,看著他那蒼老的背影,我想他原本到了退休的年齡,然而晚節不保,為一時的貪欲,讓監獄成為他的歸宿。
  我想這就是古人說的:“貪如火,不遏則自焚。”(作者單位:遼寧省喀左縣檢察院)  (原標題:法警眼中的他)
創作者介紹

1803

rf62rfmj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